相声界感人师徒情,有人给师父送终有人提菜刀保护师父
小新看旅行百态
2020-11-22
14:58:19

魏文亮一家给张文斌送终

魏文亮先生一共有两个师父,一个是外界比较熟悉的武魁海老先生,就是那个为了教育魏文亮扇自己耳光的倔强老人。另一个是张文斌,算是给魏老开蒙的老师,两人的师徒情也是值得一提的。

当时魏文亮跟着父亲魏雅山母亲魏墨香“闯关东”到锦州卖艺,遇到了同样闯关东的张文斌。老张是北京人,学过相声,他对年仅7岁的魏文亮非常赏识,认为他是未来的流量明星,所以决定收他为徒。魏家夫妇本来就是曲艺世家,一个唱时调一个弹弦的,如果儿子再整一门相声,那一家人就能搞商演了。

张文斌收魏文亮也简单,就请师父吃了一顿饭,没摆知也没签“生死契约”,倒不是张文斌多开通,而是他光棍一条,趁着教魏文亮就跟着老魏家吃吃喝喝了,魏文亮家还单独给他租了一套房,算是请了个私塾家教。

这张文斌其实是个二把刀,会得多但活很一般,所以才不敢在人才众多的北京混。估计收魏文亮也是蒙事混饭,结果魏文亮天赋奇才,一学就灵而且效果非常出彩,连班德贵都对小魏文亮赞不绝口。

张文斌就算是押对了宝,魏家人对他也非常好,魏文亮父母不但管他吃穿住行,还打算出钱给他娶媳妇儿。结果张文斌身体不争气,年纪轻轻得了癌症,临死前有个心愿未了,一言难尽的盯着魏文亮,天资聪颖的魏文亮秒懂,跪着喊张文斌“您是我师父,也是我爹!我是您徒弟,也是您儿子。”

然后张文斌含笑九泉,留下一段感人的佳话在人间。殷培田提菜刀守护侯宝林

关于侯宝林在特殊时期的遭遇,现在网上说法也很多。最有名的莫过于马季是否打过侯大师的争议,对此侯大师模棱两可的回答“这事情在旧社会很正常”,马季先生则倾向于否定,而马季先生的儿子马东也公开说明没有这回事。

但侯先生肯定受了不少委屈也是真的,毕竟当时乱乱哄哄谁都一个样,马三立老爷子还被强行划指标给下放呢,这找谁说理去。

不过像马三立侯宝林这种大师,即使在最乱的时代,也有坚定的粉丝会选择保护他们。比如少马爷就回忆过马老当年回家总有一个大汉跟着,马老一直以为是来斗他的。结果一问才知道,那人是马老的粉丝,知道马老经常被几个那啥派的小年轻欺负,所以天天跟着马老就为了保护他。

侯宝林先生更厉害,他有个不太出名的徒弟殷培田,本来在众多侯门弟子中也地位不高,但在那时候他却敢提着菜刀守在侯大师门口,像门神一样不准那些人进去。

相声技术虽然不出众,就只能用武力报师恩了。赵伟洲为师父跟单位闹翻

狗神赵伟洲是明字辈门长,也是苏文茂最疼爱的大徒弟。赵伟洲两岁时候,苏文茂就收下了他,等赵伟洲记事情才知道自己有师父,而且是先学会喊师父,再学会喊爸爸。

就是这种天然的感情,让赵伟洲成为少数几个敢在饭桌上跟苏老互相砸挂的,当然尺寸火候也到位,不是那种十三不靠的乱扔包袱。但这种感情是真的,师父跟徒弟过这个,所以外人看来也无伤大雅。

同样在特殊时期,狗神的单位让他跟苏老划清界限,带头斗苏文茂。结果赵伟洲狗劲儿上来,扔掉袖章就跑了。不但如此,晚上还翻墙给师父送酒送菜(狗神变猫神),也不怕承担连带责任。

苏老表示,胆子大加有孝心,这种鬼才徒弟有多少收多少。李金斗跟师爷的隔代情

去年微博上很火的一张黑白照片,就是李金斗年轻时候的鲜肉照,那时候的斗爷确实嫩的一掐一兜水,上人见喜。

李金斗13岁考进北京曲艺团,当时给他开蒙的老师很多,但他就跟王长友特别亲,后来李金斗倒仓,也是在王长友指导下慢慢恢复的。

后来李金斗想拜师王长友,但王老觉得他太年轻,所以就拜了自己徒弟赵振铎,成了自己徒孙,但爷孙两个还是一如既往的亲。

王长友家里的很多事情都是李金斗在操持,连王长友老伴去世也是李金斗忙里忙外。后来王长友查出胃癌,老先生害怕动手术影响记忆力,所以坚持不做手术,用最后的时光留更多珍贵的资料给后世。

王长友最后那段时间因为经常需要去医院,当时雇车不像现在这么方便,手机一点就来一个车队,经常需要家属自己送,所以李金斗干脆借了一辆三轮放老头院子里,一有事就蹬着三轮送他去医院。结果有一次他演出任务去了外地,一回来就往王长友家赶,进去就看见一屋子人,儿女徒弟徒孙都在,老爷子精神倒还不错,有点回光返照的意思。结果晚上突然就不行了,李金斗等着三轮送到友谊医院,结果师爷已经走了。

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在任何行业其实都一样,而且每个行业也都能找出很多让人感动的师徒故事出来。当然我们看到的更多是相声界师徒决裂,各种上法庭撕逼的糟心新闻,但正因为物以稀为贵,有垫底的反面人物存在,这些美好的师徒情才显得那么珍贵。

王长友 苏文茂 侯宝林 马季 马三立 李金斗
返回首页查看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