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诗魔”白居易的《短歌行》,颇具禅味,读来如沐春风
专家娱乐
2020-11-22
06:58:19

人生的路,深一脚,浅一脚,悲伤在路上,希望也在路上;疲惫在路上,欢喜也在路上。行走在旅途,鲜花和荆棘映衬,坦途和坎坷衔接,艳阳和风雨交织,得志和失意错位,需要我们淡泊豁达,宁静致远,静看花枯荣,淡视云卷舒,沐浴春风不自傲,挑战逆境不伤情,在修正中砥砺品性,在省悟中拓宽心胸。

我们是负荷前行的,总觉得人生苦短,春天难留。背着重重的行囊,我们一路都在喘息,何曾在意身边的风光。其实,那若大的行囊中,有很多是可以摒弃的,如那些世俗的偏见,物欲的躁动,追逐的劳累,取舍的烦忧。超然物外是境界,只要身上无疾病,心中无块垒,我们就会发现,生活原本如此美好、轻松!

佛家曰:浮世尘缘,一生一灭,拈花一笑。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,一瞬便是永远。 爱是相濡以沫,还是相忘于江湖。我们都在浮世当中寻找、经历、感悟、欢喜或悲哀着尘世的因缘,但有多少人能够凡事都做到“一笑”?能拈花者,智者;能一笑者,大彻大悟矣......

正如白居易在《短歌行》中写道:“曈曈太阳如火色,上行千里下一刻。出为白昼入为夜,圆转如珠住不得。住不得,可奈何,为君举酒歌短歌。歌声苦,词亦苦,四座少年君听取。今夕未竟明夕催,秋风才往春风回。人无根蒂时不驻,朱颜白日相隳颓。劝君且强笑一面,劝君且强饮一杯。人生不得长欢乐,年少须臾老到来。”

白居易说,初升的太阳颜色像火一样,上升千里只需一刻。太阳出来就是白昼,沉没就是黑夜,浑圆的太阳运转起来像旋转的珠子一样不停息。停不住的太阳啊,我能把你怎么办呢,只好举起酒杯来唱一首短歌。歌声愁苦,吟唱的词也是愁苦的,在座的少年们请听好。今天还没有过完明天就紧催着要来了,秋天刚过去春天又来了。人生漂泊时光荏苒,美丽的容颜和时光一样总是很快消逝。劝你勉强笑一笑,劝你勉强喝一杯。人的一生得不到长久的欢乐,青春年少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,老年很快就来了。

这首《短歌行》很有佛心禅语的味道,充满了哲理,或者正是作者白居易经历了人生的坎坷后的深切感悟。

白居易出生于公元772年,河南新郑人。他34岁的时候中进士,开始进入仕途。在白居易生活的年代里,大唐王朝已经开始出现衰败的迹象,面对江河日下的国事,白居易痛心疾首。他先后在盩庢县、江州等地当过官,还做过一段时间的京兆尹。后来由于受到朝廷的排挤,他被贬江州,之后又到过苏州、杭州做官,他最怀念的日子,就是在杭州当官的时期。晚年的白居易,一直任一些虚职,日子过得极其无聊。终其一生,白居易也没有得到朝廷的重用。

所以在后来,白居易也不再想着高官厚位,兼济天下,而是踏踏实实地做个地方官,为一方百姓造福。在做杭州刺史时,他疏浚了西湖,解决了当地人的饮水问题;在担任苏州刺史期间,为了便利水陆交通,他扩疏河塘,修建道路,获得了当地百姓的交口称赞。没有了过多的官场烦扰,他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诗歌的创作之中,在祖国大地的山水之间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歌。

据说白居易一生极其爱好诗文,他有每天朗诵和抄写诗文的习惯,一般情况下,都会从早上开始又诵又写,直到晚上,长此以往,他的舌头因过度诵读而生了疮,手指也由于过度书写而长了老茧。他甚至还写过一句诗用来自嘲,“酒狂又引诗魔发,日午悲吟到日西。”鉴于他对诗歌的过分热衷,因此后人根据这句诗的意思,将白居易称为“诗魔”。

一腔热血的“诗魔”白居易之所以一生仕途坎坷,很大原因是因为他生错了年代,正直的他不适合当时的黑暗官场。但是仕途的坎坷并不影响白居易后世的留名。

唐宣宗对白居易的评价是:“缀玉联珠六十年,谁教冥路作诗仙。浮云不系名居易,造化无为字乐天。童子解吟长恨曲,胡儿能唱琵琶篇。文章已满行人耳,一度思卿一怆然。”此诗可作为白居易一生的概括。

元好问则这样评价白居易:“并州未是风流域,五百年中一乐天。”在《论诗三十首》“一语天然万古新”句下,元好问自注:“陶渊明,晋之白乐天。”

白居易的文集在日本受到高度评价。平安时代,菅原道真写汉诗,当时渤海国的人见道真的诗,认为与白居易的诗很像,这评语令道真很高兴,还特别记载下来,引以为荣。

白居易 短歌行 诗歌 元好问 陶渊明
返回首页查看更多>>